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优发国际新聞媒體報道
周忻對話吳曉波:重新定義2017物業管理,換“湯”也換“藥”

【易哥說】

中國物業管理協會第四屆理事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於4月6日在杭州舉辦。會議中,著名財經專家吳曉波先生與作為主持人的优发国际中國董事長兼總裁、优发国际社區增值服務集團首席執行官周忻先生共同解析互聯網時代下的新話題:如何更好地推動物業行業的轉型升級。

會上,吳曉波作為一個物管領域的“門外漢”,站在旁觀者“清”的角度,指出了很多當局者“迷”的問題。而立誌做最好的服務生、且親自操刀物管服務的周忻則有不少“實踐出真知”的見地,作為內行人,他看的更多是“門道”。

周忻指出,2017年物業行業的升級是一件換“湯”也要換“藥”的大工程。換“湯”,靠的是在物業服務中接軌新的技術、新的工具、新的理念體係,繼續獨占“山頭”隻會坐吃“山”空,錯失轉型良機。換“藥”,要的是物業公司從“管理者”向“服務生”的角色轉變,拚的是整個物業行業公司釜底抽薪的魄力與底氣。 

無論是熱鬧還是門道,這次會議的發言都值得一看,畢竟物管的未來與我們的生活密切相關。


一談變革物業管理到了“以變應變”的時候了


周忻:去年我有幸獲得2016十大經濟人物的稱號,而那次曉波是評選委員會的主席。外界稱吳曉波先生集齊一個財經作者所擁有的全部優點,我很想聽聽這樣一位大家心目中的榜樣,或者套用流行詞叫“斜杠”青年,對物管行業是怎樣的理解?


吳曉波:我們各個行業對物業管理本身的理解都會不一樣,物業管理最多是跟人打交道的,並且是在非職業狀態下,通俗的說也就是與家庭有關的狀態下發生交集,那可能是人最重要的一種身份,超越了工作關係。

縱觀中國所有的經濟變化、產業變化、消費變化,歸納其本質也就是人的變化,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的變化帶動了整個經濟的變革。所以我們這個行業所要應對的變革,是我們的服務對象發生變化了,我們的房子和人的行為發生了變化,這個變化在這兩年表現得非常激烈。


二談服務更多的人願意為服務、為品質“買單”


周忻:那麽在當下互聯網經濟的模式下,曉波認為物管業最重要的是什麽?又將會麵臨怎樣的一種局麵?


吳曉波:我一直認為物業的服務品質是極為重要的。過去的十年間,在我自己所住的社區裏,每年大年三十我和太太都會準備三四十個紅包,去發給物管,因為天氣寒冷又是大過年的,他們還在值班站崗為業主服務,這一發就是十年。今天像我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們願意為服務買單,願意為品質買單。

所有的行業在最近這些年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有的變化跟一些重要的事情有關,我總結來講即是今天有四個大紅利正在消失:全球化、中國製造業、互聯網經濟、非均衡理論。同時我們也迎來四個新紅利:新中產、新工匠、新技術以及新居住。


三談紅利未來最重要的就是中產階級的消費紅利


周忻:曉波的話給我啟發最多的就是過去的紅利消失了以後,未來最重要的紅利是消費紅利,而且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消費紅利,它的的確確為未來的消費帶來了非常有價值的內涵。


吳曉波:是的,任何一個行業,當你的模式變化以後會產生產品的變化,我寫《騰訊傳》時有一個最大的體會,第一次提出了產品經理這個概念,把產品經理人變成了企業經營中的很重要的一個身份。

舉例來說,騰訊有3500個產品經理,以此類推,我們的物業公司也會從原來提供流程,發展到提供一個又一個的產品。產品有產品的邊界,物業公司有物業公司個性化的定價,這就是一個非標化的過程。

通過服務來增值,通過產品來增值,我認為不僅是物業管理公司,幾乎是所有公司必須要走的一條道路。


四談定義2017的物管需要從“管理者到服務生”的再定義


周忻:剛才你講到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中產階級是未來一個重要消費的對象,如果我們的物業管理不為他們重新定義的話,實際上這一塊的消費紅利就會流失,我用了兩三年的時間來觀察,也在嚐試著做一些新突破。

如果要重新定義物業管理的話,我認為第一應該是從管理者到服務生的角色轉變:從被動參與管理,到主動提升服務;第二是打破“圍牆”:在物業管理公司裏麵,每一個人守住的是一堵牆,這堵牆如果不拆的話,我相信整個發展沒有到位;第三是丟掉“舊規則”:我們整個物業管理的各個企業把自己的小區作為各自的“山頭”。如果不把這些東西打破,如果不把新的技術、新的工具、新的理念引進我們的體係中,那重新定義物業管理,我認為是有問題的。

2017年,我認為是重新定義年。裝修在重新定義,二手房在重新定義,金融服務在重新定義,買房子也在重新定義,那麽我們的物業管理更是如此,也需要重新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