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优发国际新聞媒體報道
周忻接受新浪財經專訪:沒有寒冬的行業,隻有寒冬的企業

身處房地產全產業鏈服務商金字塔端的优发国际,如何看待地產行業對“寒冬將至”的擔憂?优发国际又如何打造自己的“超級朋友圈”?針對這些問題,新浪財經在第53屆沃頓商學院全球論壇上專訪了优发国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周忻。

“房地產沒那麽差,不會有那麽的差。”周忻用較為樂觀的視角看待房地產行業的未來,他提到今年兩會上對行業利好的消息,“不管是舊城改造,不管是新的基礎建設的投資,不管是拉動消費、拉動就業,這些東西都是跟我們的房地產密切相關的。”去年优发国际引入了26家百強房企成為股東,有媒體評價這是周忻的“超級朋友圈”,對此周忻說這不是他一人之功,而是优发国际人二十年努力的成果,“放低點身段,做好服務,對很多人來講,這可能是件非常難的事情,但是隻要大家認可你了,什麽都好做。”


實錄如下:

新浪財經:优发国际目前身處房地產全產業鏈服務商的金字塔端,您對优发国际未來的定位和期待是怎麽樣,有什麽願景可以跟我們分享? 

周忻:第一個問題是從优发国际本身的角度,优发国际是定位在做服務的這樣一個行業,為開發商、經紀公司、資產管理人提供各種服務的一個服務類型的公司,所以我們的定位叫“做最好的服務生”。實際上在資本市場沒有人把我們放在房地產行業,所有的人把我們定在輕資產服務類的這個行業,隻不過我們的服務對象是跟房地產相關的企業和購房者而已。

所以,我們是一個“服務生”,是一個服務的公司。這是我們的定位。過去是這樣定位的,未來還是這樣定位的。不管這個行業在哪個階段吧,即使你今天企業做到了最頂端,實際上你還是一個做服務的,是這個概念。


新浪財經我們知道現在行業內對於周期論,及可能將至的寒冬有一定的擔憂。优发国际如何看待這個周期問題,我們有什麽應對之策嗎?

周忻:我沒有那麽得悲觀,這麽多年下來,我一直在說中國經濟會穩定向上,適度地去做發展的這樣一個概念。這個信心我想很多人都是有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實際上你就會發現房地產沒那麽差,不會有那麽的差。這次“兩會”克強總理方方麵麵對房地產相關的一些講法,對房地產市場來講,我認為應該還是比較利好、比較穩健的,不管是舊城改造,不管是新的基礎建設的投資,不管是拉動消費、拉動就業,這些東西都是跟我們的房地產密切相關的。所以,我並不認為說是所謂寒冬的這樣一個概念。

但是反過來,當這個市場開始進入所謂的深水區的時候,你這個企業自己的本身,你自己本身的能力,是你未來生存的一個關鍵點。我這句話說,不管嚴冬也好,寒冬也好,酷暑也好,你不可能消滅一個行業的,但是你可能會消滅很多的企業。那麽活下來的是什麽?活下來的是有競爭力的、有準備的、有壁壘的、有文化的這樣的企業。所以,做大自己、做強自己、做穩自己才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新浪財經:提到做大做強,我們看到現在优发国际的克而瑞和房友發展得非常好,优发国际算不算是一家科技公司?我們有沒有想法說以後也要成為BATJ?

周忻:實際上,我們优发国际下麵有好幾家公司,有一家叫樂居。樂居是我跟新浪一塊兒合資的,它應該是在房地產行業屬於一個互聯網公司吧,不管線上平台,不管媒體發放,不管電商,它是一個概念。樂居應該是一個服務類的高科技公司。

其中涉及到的代理業務是個服務類的業務,克而瑞(CRIC)是個大數據的業務,房友實際上是個平台業務。實際上現在沒有什麽線上線下的概念,房友就是整合中小微,中小微對線上有要求,那麽我們去能夠獲取的,我們從線上想辦法獲取,對線下有要求在線下做這樣一個概念。對培訓有要求,我們去幫它做培訓服務。對招聘有要求,我們幫它做招聘服務。

這就像很多個看上去很low的東西或者很low的服務,你把它做好了、做到位了,就是給中小微賦能,我們對中小微賦能並不一定要高大上,事實上功夫你做得越細、做得越透、做得越好,中小微會越滿意。


新浪財經:有媒體說您是背靠超級朋友圈,您為公司引來了26位百強房企作為股東,這在房地產圈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盛宴,您是怎麽在地產界打造人脈的?

周忻:這不是我一個人打造的,是整個优发国际幾萬人一塊兒打造的,是幾萬人用了二十年的服務,得到了我們行業的認可,得到了這些開發商的這樣一個認可,才打造了這個所謂的你講的朋友圈。這個朋友圈的核心就是大家對优发国际的認可,對我們團隊的認可,對我們服務的認可很多人在問這個問題。


新浪財經:都想知道秘訣。

周忻:我認為很多時候你未必要把自己端得很那個(高),放低點身段,做好服務,對很多人來講,可能是件非常難的事情,或者對一些人來講,但是我覺得對很多人來講,應該是一個很好的,你叫秘訣也好,什麽概念也好,你隻要大家認可你了,什麽都好做。


新浪財經: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沃頓的,您成功地打造优发国际沃頓中國房地產實戰研修項目,您認為地產人從沃頓商學院得到的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什麽?

周忻:當年我做這個班的時候,前三年我寫了六個字,第一屆我叫“眼界”,第二屆我叫“跨界”,第三年我叫“境界”。我就用這六個字來回應你。這麽多年下來以後,可能美國的房地產跟中國的不一樣,可能很多的案例都跟中國不一樣,但是很多的職業人是應該去解決這三個問題:眼界、跨界與境界。